金象化工企业主要生产二碳酸二叔丁酯,BOC酸肝, 氨基酸保护剂,联苯醇, 三苯基氯甲烷, 三氟甲氧基苯胺, 偶氮二甲酸二异丙酯, 金刚烷, 导电纤维, 抗静电纤维,农药中间体,医药中间体,农药原料药,医药原料药,精细化工
 
 
产品通道
  金刚烷系列
  三氟甲氧基系列化合物
  中间体
  医药中间体
  农药中间体
  感光材料中间体
  三氯蔗糖
  纳米材料
  导电纤维
 
给我们发邮件
sales@jinchemical.com
在线留言
MSN:nancy-zong@hotmail.com
金象化工(南京)营销
  025-86819868
  025-86819863
  025-86819859(传真)
金象化工(工厂)总部
  15261890999
金象化工(欧洲总代理)
  +49-(0)40-374734-20
+49-(0)40-374734-20
(传真)

 

English Version
新闻浏览  
 
全球石油巨头正面临巨大转型压力

新闻出处:http://www.jinchemical.com/ ; 发表时间:2020-8-19 10:50:23 

今年上半年对石油行业来说是残酷的,沙特与俄罗斯的价格战令油价开年便经历考验,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扩散更是令市场陷入了恐慌,世界能源需求一度下滑近1/3。

低迷的油价严重冲击了能源公司的生存环境,油气生产商二季报表现惨淡,企业纷纷减记资产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寒冬”。面对气候变化新规和可再生能源的竞争,行业的下一个春天也许取决于商业模式转型能否获得成功。

埃克森美孚连续亏损

随着冠状病毒大流行削弱全球对化石燃料的需求,导致油价下探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能源巨头们交出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二季度业绩。

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上周公布财报,上季度净利润下降73.4%,降幅超出了市场预期。此外,埃克森美孚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亏损,这是本世纪以来的首次,雪佛龙创下1998年以来的最大亏损。来自欧洲的能源巨头,如英国石油、荷兰壳牌和道达尔等也交出了惨淡的成绩单。

能源公司曾经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企业团体,埃克森美孚一度多年占据世界最大上市公司宝座,如今它的地位早已被亚马逊、苹果和谷歌等科技巨头取而代之。2008年,能源股约占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市值的16%,是当时最大的权重板块,但如今其份额已降至2.6%。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基金经理持有的石油和天然气股票规模处于15年来的最低点,而埃克森美孚的股价已经跌至上世纪80年代的水平。

大型石油公司仍试图通过派发巨额股息来挽留投资者,但这些支出很难维持下去。根据道琼斯市场的统计,整个第二季度,WTI原油平均价格为28美元/桶,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为33美元/桶,在这个价格水平下,即使是实力最雄厚的石油公司也难以实现盈利。

不少人担心,推动美国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的页岩油气疯狂扩张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恰帕拉尔能源(Chaparral Energy)16日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成为近几个月来因疫情导致的油价暴跌而倒下的又一家能源公司。在这之前,包括切萨皮克能源、怀丁石油和加利福尼亚资源等在内的多家页岩油生产商已经进入债务重组阶段。

原油经纪商PVM Oil Associates高级市场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能源业而言,现在是现金为王,暂停股票回购、削减资本支出和减少股息正逐步“成为常态”。欧佩克减产暂时不能解决企业生存问题,在市场需求恢复之前,行业未来还需要政府更多的财政支持。

虽然国际油价恢复到了今年3月的水平,目前美国能源业离复苏距离还很遥远,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上周全美原油产量降至1070万桶/日,为6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是2018年4月以来的次低点。油服巨头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称,截至8月14日当周,美国活跃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数环比减少三座,至244座,续创2005年以来新低,较去年同期下降74%。

大石油集团模式面临挑战

多年来,能源巨头普遍采用了一种全产业链的综合商业模式,这可以保证其能够经受住大多数市场环境的考验。通过建立上游油气田,以及生产汽油和化学制品等精炼产品的中下游工厂体系,无论油价是高是低,这些公司总能通过一体化经营规避市场风险并实现盈利。

统计显示,过去10年,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在产业链上的投资约1.2万亿美元,同期它们的债务总额增加了近2000亿美元。而正是在这段页岩油兴起的时间段内,原有模式已经很难带来强劲的回报。

Evercore ISI分析师特雷森(Doug Terreson)表示,整合模式曾经为能源企业创造了大量收益,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巨头们开始对资本管理计划进行广泛的重新评估,以应对全新的能源需求和市场环境变化。近几个月来,全球石油公司被迫大幅削减资本开支,并启动了大规模的裁员计划。

在疫情最严峻的阶段,全球燃料需求一度下滑超过三成,而如今即使各国逐步放宽管制,能源消耗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准。出于对未来油气价格的谨慎预期,全球前五大石油公司第二季总计减记近500亿美元的资产,同时缩减产出以控制成本支出。

能源投资公司Pickering energy Partners 首席投资官皮克林(Dan Pickering)指出,石油行业可以在40美元的油价下生存,但想要重新蓬勃发展就必须大幅提升价格。皮克林说,在可预见的未来,石油公司将不得不继续削减成本,因为现有模式下的成本结构太高了。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法规的推行以及来自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日益激烈的竞争给化石燃料的未来蒙上了阴影。疫情导致的石油需求骤降并不能解决气候危机,但可能会迫使石油行业加速摆脱化石燃料,开拓清洁能源。瑞银指出,市场正在给生产商带来了压力,迫使它们做出大的战略调整。

英国石油8月初表示,未来将大幅削减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并向清洁能源领域投入数十亿美元,从而加快了转型步伐。公司表示,如果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未来30年对化石燃料的需求将下降75%,如果全球变暖低于2摄氏度,则将下降50%。英国石油公司董事长伦德(Helge Lund)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称,能源市场已经开始了根本性的持久变革,逐渐从化石能源转向低碳和可再生能源。从长远来看,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将日益受到挑战。

© 2005-2008 金象化工(丹阳)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苏ICP备12039137号
总部: 15261890999    南京营销: 025-86819868 025-86819863
传真: 025-86819859    欧洲总代理: +49 -(0)40-374734-20
支持合作媒体:中国化工制造网 国际化工制造网